亡者归来的世道人心

发布日期:2022-01-14 03:00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

  马吉祥“死亡”当天,自己并不知道。骨灰被侄子抱回湖南湘潭老家安葬时,他正在衡阳一个黑砖窑上出苦力,待遇是每天6支香烟。2015年,马吉祥“去世”第三年,58岁,年龄偏大、无法再干重活。于是,窑主将他扔到衡阳市区大街上,成为流浪者。同年12月22日,马吉祥被人送回湘潭县白石镇谭家陇村家中。“已经去世了!”村民们难以接受马吉祥“活过来”的事实。(6月21日《民主与法制报》)

  曾有小品台词如此说道:人最痛苦的事是人活着钱没了,最最痛苦的是人死了钱没花完。这世间之事,向来是没有最痛,只有更痛比如说人明明活着,却“死”了。

  这不是我们第一次见识“亡者归来”,至于是不是最后一次,也很难说,不过,相较于此前佘祥林案、赵作海案式“亡者归来”的人命关天,马吉祥的突然失踪到突然“死亡”、再到突然出现,少了些许悲情。

  对于过去和现在及将来,三十岁左右就神志不清的马吉祥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。但是,这些围绕着马吉祥之谜,显然不能随着“亡者归来”就此划上句号。抛开那些无法去追溯的谜,当初司法鉴定机构作出的鉴定结论,到底有没有问题?在面对“不排除无名氏与马建军同一父系的兄弟血缘关系”的鉴定结论时,警方就此认定无名尸就是马吉祥,到底是否合理合法?这背后是否存在法律的空白?

  在权威结论未明之前,任何的妄自揣测都无益于事。而之所以对这些问题需要予以追问,我们不仅要对不幸的马吉祥给一个交代,也要给那个不知名的亡者一个交代,还是因为每一个人都可能成为“马吉祥”,他的遭遇本身就投射出现代社会管理中的诸多细节,比如司法鉴定机构的权威如何得以保证?社会公共服务如何更精细化?无论是无名氏,还是失踪者,都是独立的社会公民,他们都应该得到来自制度层面的权益保护。如此种种,便是最真实的世道人心。

  颇为让人欣慰的是,从“亡者”归来的马吉祥,正在逐渐得到妥善的安置,而关于此事的处置,相关部门也正在积极推进对活了过来的马吉祥进行身份确认,作DNA比对;重新确认尸源,将死者DNA录入全国数据库开展比对,查清死者真实身份;同时对司法鉴定所进行调查了解。

  终有一天,所有的谜底都会揭开。当然,谜底的揭晓,并非此事的终点,一如此前那些让人心神不宁的“亡者归来”悲剧,所有的追责,只为避免悲剧的重新上演,谜底的揭晓,同样是为了让悲剧不再重演,让每一个人都免于恐惧和悲伤。(高亚洲)